注册自助体验金8一88元,最新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下载app送36元彩金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25章:王府危机

作者:三三七年字数:2709更新时间:2021-02-23 21:18:53
    次日清晨,皇宫那边再次传来圣旨。

    南羌在大门口看着这些铁骑,目光阴沉。

    春棠居,长宁公主坐在窗台下面显然有些心神不宁。

    “公主,圣旨又来了。”慕嬷嬷犹豫片刻,还是上前说道。

    “这位太后,还真是不死心啊。”长宁公主面色苍白。

    “郡主,圣旨来了。”灵苏上前板着脸。

    南昭面色凝重:“圣旨?”

    灵苏沉默良久:“郡主,公主一直在春棠居不出来。”

    长宁公主避而不出,太后那也是步步紧逼。

    双方对峙,这事总要有个结婚。

    南淮王府虽然开国功臣,手握重兵,但屡次抗旨不遵,未免有些功高震主。

    要是那位太后勃然大怒,治南淮王府一个抗旨不遵的罪名……

    “府里不止郡主一人,为什么皇太后偏要郡主你进宫。”灵苏道。

    南昭回头,眉头一皱:“灵苏,不得胡说。”

    灵苏板着一张脸闷声不言,南羌这时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阿姐,圣旨到了。”

    “我知道了。”南昭看着南羌:“今天别乱跑。”

    皇宫六院,屋顶上的琉璃瓦在日光下照的应应生辉。红墙青砖,花红柳绿,走在里面仿佛置身于画境。

    殿内打盹的赵映月,一边怀清坐在地上也跟着打起瞌睡。

    “公主。”

    赵映月半睡半醒,怀清却像是没听见一样。

    “何事?”赵映月声音极轻,生怕是惊醒了怀清。

    “太后又派人去了南淮,想必太后是真的选中了南淮昭阳郡主进宫当继后。”

    赵映月听后,冷幽幽道:“母后是怎么想的?让这么一个粗鲁的女子进宫当皇后。

    听说她可是个彪悍的女子,曾经单独取了天盛猛将段琊首级,她进宫了,要是发起脾气来谁敢靠近半步。”

    宫女半弯着腰:“太后已经下了两次圣旨,今日又特意派人去了萧家,听说萧家的那位,被册封为贵妃。”

    赵映月起身打了一个哈欠:“贵妃?”

    宫女看了一眼四周,四周的宫婢太监纷纷垂低着头,殿内寂静无声。

    “是,是贵妃。”

    “算了,这些事轮不到本宫操心。日后那继后进宫,别让她踏进本宫的殿内半步,本宫怕粗鲁的人。”

    赵映月声音柔弱似水温柔,淡淡的檀香,宫殿里更静了。

    “太后当真要南淮王府的女儿进攻宫当继后?”

    赵映月回头,怀清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两只眼睛圆溜溜的看着赵映月。

    赵映月半倚着榻边:“你怎么对这事感兴趣了?”

    赵映月声音娇软,透着丝丝吃味。

    怀清抬起头:“只是觉得奇怪。”

    赵映月眯着狭长眼睛,看着怀清:“本宫也是觉得奇怪,听说这南淮王府的郡主从小就舞刀弄剑,十分粗鲁。”

    清闲淡定:“这南淮王府的郡主还好,这南淮王府的三小姐才是了不得。跟三小姐一次,这郡主都已经算是小巧温柔的了。”

    赵映月声音冷冷道:“你怎么知道的??”

    怀清整理了一下衣衫:“传闻,这传闻中的三小姐,可是个跋扈嚣张的人物,在南淮就没有人不怕她的。

    一个女子,天天喝花酒逛青楼,堪比纨绔子弟。南淮百姓个个都私底下称她为小霸王。”

    赵映月眼皮子微微一动:“真的?”

    怀清低头:“先前从郇城一路到京都路上听过不少,十有八九是真的。

    所以公主,这南淮王府只要进宫的不是三小姐,您就偷着乐吧。”

    “就算是她进宫,本宫还能怕她不成。”

    “估计这天底下就没有不怕她的人。”怀清一句话平淡如水。

    赵映月挑了挑眉头:“你好像挺了解这位南淮王府三小姐。”

    赵映月这一副眼神,像极了不得宠的深闺怨妇。

    怎么不了解,朝夕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南羌什么德行什么脾气,他都一清二楚。

    怀清一会,嘴里轻细吐着:“不了解,只是听说。”

    赵映月挑起的眉头往眉心一聚,怀清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懿德宫夜里,怀清正盘算着什么时候潜进藏宝阁把东西拿了。

    自从上次藏宝阁闹贼以后,藏宝阁周围的是侍卫回巡逻的人数越来越多。

    巡逻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就算是侥幸进去了,藏宝阁那机关众多,短短的时辰里面根本就不知道镇龙珠到底放在哪。

    夜里亥时,南羌游荡在大街上,老鸨远远一看见南羌,就热情的招呼着。

    南羌走进雅间,几个小娘子围了上来,面上带着笑意浑身打着哆嗦。

    就连剪灯芯都剪歪了,险些把蜡烛剪灭。

    “不用你们伺候了,都出去吧。”

    几个人,听了以后如得到了赦免,干净走了出去。

    窗外忽而下起淅淅沥沥的雨,南羌半哼着小曲,片刻南羌道:“南淮真是无趣。”

    南羌手里拿着蜡烛,看着菱花镜前的自己,捋了捋衣衫,重新把蜡烛点燃。

    屋顶上雨水击打瓦砾的淅沥流水声,脚步声。

    南羌难得有心思能坐下来,安静的在茶几上泡了一壶茶,慢慢细饮,等屋檐的水珠滴滴答答滚落在地上,打出一个一个水坑。

    南羌望着窗外,窗外一阵一阵凉风吹进来,南羌一身红色衣衫,双眼无神。

    南羌走近窗边,负手而立,在南淮她倒是不怕有人突然从窗外面爬进来要她的命。

    “臭道士现在去哪了?”南羌细声呢喃,眉头紧蹙,久久不能舒展开来。

    南羌转念一想,现在王府这种状况……

    南淮王府院子,一群铁骑冒着雨跪在地上,带头的人将圣旨高高的举在头上。

    春棠居里,长宁公主看着窗外,慕嬷嬷站在一边。

    宋青栾坐在烛光下偷偷抹着泪,另外一边的南织坐在床榻边上,手里探了探南淮王的额头。

    茯苓神色慌张,欲言又止,看南织神色便不敢多言。

    梁伯坐在走廊,手里拿着灯笼,时不时看着门外。

    庾姑姑走上来:“梁伯别等了,下这么大的雨。三小姐怕是不会回来的了。”

    梁伯抬起头,脸上没有像平时的那个笑意。

    梁伯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是啊,这么大的雨回来也会淋湿身子。”

    夜里,南羌找了几个小娘子在屋里弹了一夜琴。

    第二日天晴,天色刚亮,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