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自助体验金8一88元,最新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下载app送36元彩金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九十八章:安全回家

作者:咿呀字数:2633更新时间:2021-02-23 21:19:38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突然之间紧张了起来。

    “啊……哈哈哈……”萧希和想这宁无涯怎么想出来一处是一处。

    宁无涯突然靠近萧希和。

    云琅立马把剑挡在宁无涯面前,宁无涯往后跳了一步。

    “云琅!”萧希和看了云琅一眼。

    “是。”云琅只好退到一边。

    “萧兄在外游学,一定遇到很多这样的事情,不然也不会带武功这么高的随从。” 宁无涯深以为然的说。

    “对!”萧希和还没找到借口,宁无涯就帮他找到了。

    “那昨天的杀手是不是冲着萧兄来的?”宁无涯一脸深以为然的样子。

    萧希和清了清嗓子,绕了半天在这里等着他呢。

    “被我猜中了吧。”宁无涯得意。

    “不是!”萧希和很确定的说“那些杀手目的很明确,就是缠着我们,要去杀你和你娘子。”

    “我就说吗,你没我值得杀。”宁无涯得意。

    “我……”萧希和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

    和宁无涯聊天真不知道会聊成什么样,翻转的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之前在说什么了。

    “咳咳咳……”何青未也听笑了。

    “娘子是不是不舒服。”宁无涯听到何青未咳嗽立马过来扶着何青未。

    “有点,我们赶紧回去吧。”何青未想赶紧回去洗漱一下, 这一晚上真够折腾的。

    “萧兄,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宁无涯扶着何青未就走。

    那边宁安邦忙着查杀手的尸体,安伯忙着给之前选的人发银子, 只要是来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有点赏钱。

    宁夫人虽然没进山去找宁无涯,也是一晚上没睡,在门口照壁那里转悠了一晚上,到早上才略微的去眯一会儿,听到一点动静就要问一下是不是宁无涯回来了。

    “少爷!少夫人!”景欣看到他们的马车到门口叫了一声转身就跑。

    “怎么回事?”宁无涯看景欣那奇怪的样子。

    “夫人,夫人,少爷和少夫人回来了。” 景欣一口气跑到后院。

    宁夫人鞋子都没穿,直接跑了出来。

    “夫人,鞋。”冯姑姑拎着鞋子在后面追着。

    宁无涯还没到堂屋,他娘就跑出来了。

    “远儿啊,你可算是回来了。”宁夫人扑到宁无涯身上。

    宁无涯被他娘吓到了:“娘子,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宁夫人松开宁无涯, 又来着何青未:“青未,给娘说说,你们到底是怎么了。”

    “也没什么事,可能就是看我们穿的光鲜想抢钱。”何青未一脸轻松的说。

    “那些好不死的劫匪,就应该断子绝孙。”宁夫人骂了起来“让娘看看,你没事吧。”

    “没事……”何青未被宁夫人转着看有些尴尬。

    “这手臂是怎么回事?还说没事。”宁夫人看着何青未手臂上挂了几道红印子。

    “这是山上不小心挂的。”何青未想这不算伤吧。

    “怎么能不小心,快去把老太爷叫来。”宁夫人吩咐。

    “夫人,老太爷去找猎户了。”冯姑姑拎着鞋子“夫人先把鞋穿上,地上冰。”

    宁无涯和何青未这才看到他们娘没有穿鞋。

    “娘,你坐下,我给你穿。”宁无涯扶着他娘。

    宁夫人听到宁无涯这样说眼泪哗啦呼啦的流,这么好的儿子,差点儿就没了。

    “娘,你别哭啊。”宁无涯不知道怎么哄人“你要是再哭,我就陪你哭。”

    宁夫人被宁无涯逗笑了:“臭小子,以后不许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了。”

    “知道了。”宁无涯口头答应。

    两个人陪了宁夫人一会儿,就回自己的小院洗漱了。

    “娘子先去。”宁无涯让何青未。

    何青未也不客气,这一晚上又是淋雨还没睡觉,人特别疲惫。

    她洗好出来,宁无涯直接进去洗了。

    一开始何青未不觉得有什么,突然想到不对。

    “宁无涯,水还没换。”何青未隔着门叫了起来。

    “我用娘子用过的就行,男人没有那么多讲究。”宁无涯不在意的说。

    何青未打算等宁无涯出来在收拾他,结果宁无涯没有出来她就睡着了。

    以前当卧底的时候,总是非常警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回到这个院子里了,就会特别放松。

    宁无涯出来看到他娘子已经睡着了,看到何青未的头发还没干,他找了干布巾一点一点给绞干。

    何青未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是宁无涯就继续睡了。

    宁无涯还以为他把他娘子吵醒了,吓了一跳。

    宁安邦回来的时候两个人睡着还没醒,他快速的吃饭。

    “远儿到底是遇到什么人了?”宁夫人还是有些不放心。

    “有一个是纪家镖局的镖师,其它的也都是亡命之徒。” 宁安邦这次一定要把这件事查个底朝天。

    “远儿怎么惹上这些人了?”宁夫人担心。

    “应该不是远儿惹上的。”宁安邦不确定的说“我吃了饭还要去衙门,他们两个醒来之后,你让他们这几天不要出门了。”

    “好。”宁夫人点头。

    “骆佑呢?”宁安邦回来没看到骆佑。

    “还没回来。”宁夫人一天就担心她儿子呢,把这件事给忘记了“阿元也没回来。”

    宁安邦想他们两个武功高强,又是一起的,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宁无涯和何青未到后半夜才醒的,醒来吃了点东西就听到鸡鸣了,干脆不睡觉了。

    “娘子,你说是谁走漏了我们要去惠慈山的事。”宁无涯一脸凝重的说。

    “不一定是谁走漏了,有可能是有人一直盯着。”何青未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他们几个都没可能。

    他们是大摇大摆去惠慈山的,又没有隐瞒,被人盯着的概率比较大。

    “现在曹光也死了,杀陆大哥的人更难找了。”宁无涯一脸失望。

    他好不容易想到了当年的事情,结果杀陆大哥的人竟然死了。

    “没事,只要曹光有迹可循,我们就会通过他找到幕后到底是谁。”何青未很自信的说。

    “真的吗?”宁无涯这次没有开玩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何青未想想也是。

    这个时候他们的窗户被撞开,一个人滚落在他们房间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