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自助体验金8一88元,最新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下载app送36元彩金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一十五章:末路

作者:榭依字数:3857更新时间:2021-02-23 21:21:03
    明溪微笑着甩开他的脸,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将眼下局势悄然逆转,高瞻平紧咬牙关,他身边少了一个人?他身边最常见的人无非就是有断袖传闻的萧奕白,要么就是镜阁之主公孙晏,还有……还有就是曾经暗部的秘密统领,后来出卖他叔叔,一跃成为新帝身边炙手可热的红人——朱厌。

    朱厌,想到这个名字,高瞻平不由一阵恶寒,朱厌原本没有名字,他是叔叔从众多试体中挑选出来的,编号三十三,后来为了暗中监视风四娘,借由靖城赵雅之手转交给了帝都曳乐阁的兰妈妈,随便取了个花名叫“阿政”,之后便一直是个小有名气的男宠,深得贵妇喜爱。

    他和风四娘之间似乎也还有着一段风流往事,在风四娘意外身死之后,太守公被暗杀,首级悬挂于叔叔府邸大院银杏树下,萧阁主也正是以此为借口,彻底将岌岌可危的叔叔逼死在自己家中。

    树倒猢狲散,那一夜就是三权贵之一,手握禁军大权的高家垮台的初始。

    那时候的叔叔本不该孤立无援,因为阿政就在天域城内,他本来还在疑惑为何这个人没有出手援助,直到不久之后,阿政得到御赐的新名字“朱厌”,公然站到了新帝身边。

    他终于恍然大悟,是这个人的背叛导致叔叔败北。

    朱厌,阳川就有以朱厌命名的军阁分团,它原本是出自中原神话《山海经》,据说是如此描述:“有兽焉,其状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朱厌,见则大兵。”

    若是单从字面意思去理解,这个名字显然是不吉利的,任何掌权者都会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而不是见则大兵,然而天尊帝不仅给了他这个名字,甚至还将他留在了身边。

    那个人……去哪了?他不是应该守在天尊帝身边吗?

    明溪已经无声无息回到最开始的位置上,他的指尖扑扇着一只幽绿色的半透明蝴蝶,那种诡异的色泽一下子就吸引了高瞻平的目光,情不自禁想起一些事情,其实在叔叔被刻意孤立之时,身处阳川来不及赶回的他曾暗中命人打探过当时的情况,据探子回报,总督府不仅守卫被撤换成天尊帝的亲信,外围一直有神秘的术法如影随影,只要他们的人稍微靠近一些,就会遇上这种扩散着绿光的蝴蝶,不知到底是什么人在暗中斡旋,他们始终无法靠近叔叔给予支援。

    直到叔叔被萧阁主斩杀于剑下,一代高官权臣轰然陨落,帝都政权悄然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身在帝位的天尊帝闭口不言,文武百官也不敢擅自揣摩,这本该掀起巨浪的大事,就那么在帝王刻意的沉默中被无声掩埋。

    一手遮天……失去叔叔庇护的他,终于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一手遮天,就好像当年的皇太子一己之力压下天征府灭门案,又好像之后的天尊帝无声无息让叔叔黯然死去。

    潮起潮落,政权的更迭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暗潮汹涌,危机四伏。

    许久,明溪慢慢淡淡的开口,打断他复杂悠远的回忆,微笑问道:“你猜他去哪里了?”

    高瞻平听到此话,心下便微微一沉,似有所觉,眉头紧皱,蛊虫的感知距离其实是有限的,否则当时的叔叔不至于只能依靠身在帝都城的朱厌,而现在他完全感受不到妻子孩子身上蛊虫的气息,究竟是已经平安出海超过了极限范围,还是明溪出尔反尔,根本没打算放他们母子离开?

    出尔反尔?脑中想起这四个字的同时,高瞻平豁然抬头望向明溪,帝王的神色沉郁,眼底隐隐含了一分怒气,绿油油的蝴蝶腾空飞起,翅膀的流光铺成一面神奇的镜子,就在他疑惑之际,只见镜中的景象恍恍惚惚,豁然间有蔚蓝的天空映入眼帘,伴随着海潮起伏的巨大声响,一只手默默扭动镜面,朱厌那张阴柔含笑的脸颊不合时宜的出现在镜中,在瞥见自己的一瞬有些许震惊,但他立即就镇定下来,往后退了一步,远远对着自己的君主俯首作揖。

    高瞻平惊得呼吸顿停,朱厌虽是云淡风轻的笑着,但一身白衣染血,手握的是权力的象征,那柄银色的娲皇剑!而在他的身后不远处,妻子倒在甲板上,从腹部被人一剑砍断,儿子蜷缩在角落里,早就被吓的失魂落魄,一双眼睛剧烈的颤抖,瘫软在地上如烂泥一般动弹不得。

    “你……”瞬间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高瞻平愤怒的瞪向明溪,“你食言!你骗我!”

    此刻的明溪,是和朱厌如出一辙的淡笑,随手挥了挥衣袖,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朱厌顺从的往旁边挪了一步,靠在甲板上等候。

    明溪用手指轻敲着桌面,看似不急不慢的催促:“高队长再好好考虑一下,或许我心情好,就放你儿子一条活路。”

    高瞻平将嘴唇咬的血迹斑斑,明溪的话他一个字也不信,但是眼下如果他继续隐瞒,儿子必死无疑!怎么办!到底要怎么办!

    手指敲击的声音在慢慢加快,这样轻微的声响每一下都像一记重拳敲在高瞻平心头,让他的大脑一片混乱根本无法正常思考,也不知到底过去多久,高瞻平嘴角动了动,嘴唇已经如干枯的花朵,他慢慢低下头来,纵是有千般不甘,万般不信,摆在眼前的危机也逼着他不得不妥协退步,明溪静静的听着,明明面上仍保持笑容,心却宛如掉入寒冷的深渊。

    阳川,大湮城太阳神殿之下,竟然还有连皇室都未知的世界?高成川知道这个秘密,他一早就有心背叛父皇,颠覆明氏皇朝的统治?

    一个从来没有人进去过的地方,被失窃的五彩石破出了一道裂缝,但试图以此深入查探的塔斑部却依然止步于此。

    五彩石,地缚灵,上天界……辰王蓬山?

    明溪不由自主的蹙眉,这其中似乎有某种默契的关联,但他一时无法将其串联,总有些无法理解的地方。

    高瞻平冷汗直冒,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打扰眼前愁眉紧锁的人,直到明溪面露一丝厌烦,不快的站起来,他只是瞥了一眼镜子背后一直待命的朱厌,两人心照不宣的互换了神色,即便是被刻意阻断致使声音无法穿透,但那一瞬的目光交汇却让高瞻平的心咚咚直跳,无助、惊恐、愤怒喷涌而出,不顾自己早已经被挑断的手脚筋脉扑过来扯住他的衣角,满眼都是哀求:“您放过他!我知道的全部都已经说了,求求陛下,放了他吧……”

    明溪冷眼看着他,这个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人,在自己脚下卑微的不如一条野狗,淡淡说道:“高队长,我自幼得到先帝重用,兼任墨阁之主协管天下政事,几个弟妹不争不抢,倒也和谐,直到你……只有你,煽动二弟来杀我,你知不知道,他是我亲手杀的,直到我割下他的头,他还在痴心妄想等着你来救援!”

    高瞻平哽咽了一下,无言以对,听见明溪的声音冷漠如霜,不带丝毫起伏的叙述着那一日的惨烈:“那天是我生辰,二弟亲自来为我祝贺,端着酒敬我,我知道酒中有毒,但我还是喝了,你看见他当时的眼睛了吗?满眼都是狂喜!我要被他毒死了,可他那么开心那么兴奋!”

    明溪忽然弯下腰,用力捏住高瞻平的下颚,盯着他颤抖的眼睛继续冷笑:“我自认为不是什么善良之人,杀害手足之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干过,你还记得蓝歆吗?就是被关押在北岸城天之涯下那个灵音族,他也是父皇的女儿,只不过生母地位低下没有得到‘公主’的封号罢了,她也是死在我的手上,杀一个是杀,杀两个是杀,我连亲兄弟都能下狠手,更何况是你,一个叛臣贼子的儿子!”

    高瞻平木讷的看着他,一颗心越发往下沉了沉,第一次感觉这个看似病恹恹的年轻帝王身上透出一股毒辣,比叔叔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知道上次我杀了多少人吗?”明溪忽然笑起,口气仍是森冷,“万罗殿当夜驻守士兵三千人,二弟王府上下七百人,二嫂娘家六百人,连带牵扯其中的无法自圆其说开脱的两千人,我三天杀了五千人,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放过你的妻儿?你该好好下去面对那五千人才对,不要以为能逼我妥协。”

    高瞻平咬了咬唇,不语,明溪轻笑着:“我说了,若是心情好就放了你儿子,高队长觉得我现在心情如何?”

    高瞻平看着那双浅金色的眼睛,看似在笑,但若是眼睛可以杀人,他现在必然已经被碎尸万段。

    明溪厌烦的甩开他,高瞻平脸上表情却一瞬阴阳怪气,那天他确实不在万罗殿,他一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一旦失败立刻撤退,而他唯一失算的是封海的速度,按照往年的经验,命令传到四海海军将领之手怎么说也得要个七八天,再调遣船只封海,至少也要花费十天半月左右吧,尤其是阳川的西海岸要跨越整个落日沙漠,本就是海军在四海最远的分部,但是在政变失败的第三天,四海就被彻底封死,阻断了他自以为是的退路,让他成为瓮中之鳖任人宰割。

    他不得已挑动五蛇针对蔺青阳闹出事端,试图分散帝都高层的注意,然而天尊帝却好似早就看穿了一切,他出乎意料的没有继续袒护军阁,反而是消失许久的萧千夜忽然插手。

    这一插手甚至带来了上天界的夜王,据说袁大爷是被一击溃败,毫无还手之力。

    输了,他确实是输了,输的干净彻底再无翻身余地。

    但他还是固执的仰着脸,目不转睛盯着帝王:“萧阁主什么都知道,陛下能像今天赢我一样赢下他吗?”

    明溪本已经准备离开,听见这话蓦然扭头和他对视了一瞬,面上虽仍有微笑,但眼神中已渐渐有沉重之色。

    高瞻平勾起无声的笑,见他赫然扬起的愤怒,转身离开。

    军阁外阁,昆鸿一个人守着,看见天尊帝阴郁着一张脸走出,没等他上前就摆摆手免去繁文缛节,疲惫的命令:“昆鸿,你是带着金乌鸟回来的吧?你现在回去准备一下,我要亲自去阳川。”

    昆鸿震惊失措的望着他,天尊帝没有给他任何解释,独自一人离开军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