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送48体验金,免费送彩金500网站,下载app送36元彩金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受降城【第十八更】

作者:八月寒风字数:2942更新时间:2020-06-30 18:12:52
    周仓,方念非常喜欢这个人,在三国时期他可以说就是个铁憨憨。当然了,方念说的肯定是《三国演义》里的周仓。

    周仓,字元福,是历史《三国演义》中的人物,在《山西通志》中也有记载,但是在三国志中无记载。

    其形象为身材高大、黑面虬髯的关西大汉,本是黄巾军出身,关羽千里寻兄之时请求跟随,自此对关羽忠心不二。在听说关羽兵败被杀后,周仓也自刎而死。

    在《三国演义》及此后的各种民间传说中,周仓均以关羽护卫的形象出现,在各地的关帝庙中,关羽神像的两侧也经常供奉周仓、关平的神像。

    放平了心态,方念看向了陈登。

    “我元龙先生从小便熟读兵法,对孙子兵法、孙膑兵法都以烂记于心,那么一定会懂得不少的阵法。而我呢从小也有这个爱好,喜欢演习兵书,不如我们就切磋一下如何?”

    方念说完,陈登的脸色微微一变,兵法确实是他最熟悉的,既然对方已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为什么还要挑他的长处呢?

    “避其短而挑其长,你小子还真是狂妄。”

    方念微微一笑道。

    “我不轻狂枉少年,先生请。”

    陈登哈哈大笑。

    “好,好一个人我不轻狂枉少年。那这样,我们各布一阵,谁先破了对方的阵,谁赢。”

    “好。”

    方念应了一声,两人便拾起了地上的石子开始在地面上龙飞凤舞起来,很快两块形成了鲜明对比的阵图便出现在了地面上。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两人基本都完成了阵法。接着互换了位置,当方念看到地面上陈登所绘的阵图之时,顿时有些震惊了。

    “龙鱼阵。龙出于水,鱼占龙穴。”

    这组阵图方念曾经在一本古书上见过,当时为了破解这个,方念可是在冰冷的湖水中参悟了三天三夜,才是将其中玄奥破解出来,可想其复杂程度,非同一般。

    解释起来就是这阵法中有,一龙一鱼两阵,龙阵出于水,是攻。而鱼阵占龙穴则是防御阵心的守护部队。

    敌人进入大阵必须从龙头进入,在龙阵之中找到龙阵与鱼阵的对接处,进入鱼阵,尾出进入阵心,便可破此鱼龙阵。

    其中进错,或出错都会被阵中的刀枪斩成肉泥,可见其阵的可怕程度。

    不过就在这时,那边的陈登却突然转过了身,完全没有了刚才热血的气势,双眼血红,犹如窥探到了惊天的秘密一般,焦急的道。

    “小子,我认输了,快告诉我,这阵究竟是什么阵法。”

    陈登的话一出,全场皆惊。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陈登居然会如此快的认输了,这实在是太惊人了。

    “我的天啊,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那个鱼龙阵我见过,是很难破解的。可是那小子刚刚很快便出说了这阵法其中的奥妙,真的厉害的很。”

    “就是啊,真的是很厉害,居然可以把这种玄妙的阵法如此快速的破解了,我都有些羡慕这孩子的脑袋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文武双全。”

    “很有可能啊,这人不会是各老头子装的吧,要不他怎么会这么多东西,这样的阅历真的是很厉害啊。”

    …………

    方念被众人夸奖着,但陈登已经没了听他们说话的感觉,指着地上那七七八八的石头问方念道。

    “小子,告诉我吧,这阵法……”

    方念摆了摆手,然后示意他们找个地方说。于是陈登、周仓和方念便找了一个小酒馆,闲聊了起来,方念也是把刚刚自己的阵法告诉了他。

    “这个阵法叫做八门金锁-->>

    阵。这阵法分为九个阵壁,按编号大写一到九进行编号。先说一下“门”。所谓“门”就是让敌人入阵的入口,可人为调控阵型,让敌人入阵。分为‘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个拟用通道,可开可闭。”

    “直接强攻此阵就是直接攻打阵壁,如此,此阵就会变阵,敌军军队追着“叁”号阵壁打,就这么被“八门金锁阵”吞入,陷入困境中。破阵用两支君去破阵。一路“正”军,另一路“奇”兵。”

    “如此则“伍”号阵被奇兵约束,不能进到“肆”位,“玖”号阵不能出到“柒”位,被攻击的“叁”号阵不能退到“玖”位,同时“肆”位出现空缺,因此阵形大乱。”

    方念的一番话说的真是天花乱坠,弄得陈登暗暗称绝,可方念心想这能不绝吗?你也不想想这个阵是谁设计的。那可是三国时期杰出政治家、军事家、战略家、散文家、外交家,诸葛亮。

    这套阵法不知道当时打赢了多少仗,绝对是神阵。

    当然了,方念知道,在历史上诸葛亮公元208年才出山,而陈登201年就死了。所以他是没有办法见到这个八门金锁阵的,这样也算了去了他的一个遗憾吧。

    菜吃了不少,酒也喝了不少,方念这才是说出了自己拉他们两个来的目的。

    “先生,您二人流落道此地已经很久了,不知道接下来有没有其他的想法。”

    周仓喝了口酒道。

    “我想参军去报效国家,可是先生不让我去,说我的性子不好,在军队里会吃亏。”

    方念一笑,转头看向陈登。

    “那先生呢?就打算这么卖艺生活下去吗?”

    陈登无奈一笑,从他熟读兵法就可以知道,他的志向肯定不在此,带兵打仗才是他心之所向,但苦郁郁不得志,所以才飘荡于此。

    方念见陈登叹气,便知道了原因,于是对着陈登道。

    “不知先生愿不愿意与我去一同探宝?”

    陈登一愣,然后看向方念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宝?”

    以陈登这样的人,如果说是盗墓或者金钱什么的,他肯定不会东西,所以方念干脆给他讲了各故事。

    “先生可知现在我们所在的地方叫什么名字吗?”

    陈登毫不犹豫的答道。

    “朔方。”

    那先生可知道曾经在朔方这里发生的一件事情吗?

    陈登摇了摇头。

    “不知。”

    方念一听,知道有戏,于是便对他道。

    “先生有所不知,其实在秦初的时候,秦始皇曾经派人在位于秦汉长城以北,大致在朔方郡高阙关西北的漠北草原地带,修建了一座受降城,于105年为接受匈奴左大都尉投降而筑,是自西汉以来在文献所载的受降城中,唯一一座真正为接受敌人投降而建的受降城。”

    “在这个受降城里曾见有过这样一件事情,就是在修建的时候,一到打雷的时候城墙就倒,一到打雷的时候城墙就倒,总是白修。最后没有办法,秦始皇的大将军蒙恬不知从哪里寻来一把宝剑,将其插在了受降城中央,也正是因为这个宝剑的关系,受降城再也没有了任何异象,成功的修建成了。”

    陈登听的有些发蒙,想了半天才出声问道。

    “那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说这件事情?那个宝贝是?”

    方念见陈登很感兴趣便出声道。

    “对,就是那个宝剑,我这次的目的就是为了训得那把宝剑,有传闻说,得此剑者,可改变世界。”

    方念一阵胡扯,就连自己都不太相信。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