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自助体验金8一88元,最新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下载app送36元彩金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六十三章 大结局

作者:烧烤小达人字数:4937更新时间:2021-02-23 21:21:03
    夜晚,篝火通明,晚风带着星城外的尸臭一波一波的送入星城。

    星城的百姓这一夜注定无眠,没有多少人厌恶这样的尸臭,这一次,代表的是胜利。

    周哲疲惫的坐在第三面城墙的城楼上,看着忙碌的人群,和远处的七零八落。

    “累了。靠一会。”辛追闭上眼睛,就那么安安静静的靠在周哲的肩膀上沉沉睡去。

    次日一大早,星城像往常一样睁开了眼睛,但却是快马带来了南方的消息。

    关西海的河西军被齐鹿救出来了。

    同样的一条消息也传来,是李昊,在山东道接受到了狼狈不堪的叶山城,一路寒风冻血,百里无粮,凌霄阁剑宗精锐损失惨重,剑宗的白灵也终于在后面因为离开的办法和凌霄阁不欢而散分道扬镳。

    周哲听着内卫报告完之后,看向了坐在统领位置上的迟长青问道

    “你是不是怕日后有一个凌霄阁独霸天下?”

    迟长青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随后起身,将墙壁上的那一面地图扯了下来,以及另一面墙上标注各家门派,各个人物名字的小木牌,一并粗暴的扯下来,然后放在了天窗下的火盆里,随手点燃。

    “结束了,这些东西也没什么用了。”

    “星主你是怎么处理的?”周哲想了半天,还是问了出来。

    迟长青拿着一张即将丢入火盆的纸张,看着周哲,然后笑了起来:“你想了一夜?”

    周哲摇摇头:“这倒没有,我只是想听听你的看法。”

    迟长青点点头,继续将那些文案上的纸张丢到火盆里,好半晌才开口:“容后再说。”

    “那我就不多问了。”周哲说完,转头离开。

    出了内卫的大门,刚走出去,却是一名公主府的侍卫有些慌乱的跑了过来。险些撞到周哲,周哲皱眉,想到了什么,当即问道

    “是不是李佑出事了。”

    那名侍卫点了点,没等喘匀了气便说道

    “是,摄政王。昨天晚上传来大捷的消息,公主就离开带人去了行宫,但今早上。。。”

    看着眼前人吞吞吐吐周哲急忙发问:“什么?”

    “陛下。。陛下被狗咬死了。”

    “狗?”

    侍卫点了点头,有些惧怕的看着内卫衙门黑洞洞的门口,压低了声音:“就是索鄂和花赞。”

    周哲不再问了,谁做的,已经不用多问。他对侍卫摆了摆手:“你不用来报告了,回去吧!”

    李佑该不该死?

    当然该,死上一千遍一万遍都不够,这其实是共识,李九阳所做,不过是尽人事。她比她的三个哥哥都聪明,也最重情。周哲没有去公主府,想必这时候李九阳应该已经回到公主府照顾杨觉的伤势了。

    马车一路走过街市,周哲恍如隔世,脑子里的思维已经跟不上迟长青的步伐了,但他太疲惫,已经懒得去想。

    “周哲。”一声喊叫,却是魏蓝。

    掀开帘子,魏蓝单人骑着森林巨狼,路远处,是数百名脱下了战袍的魔龙骑后裔。

    “魏蓝,这是?”

    “正好在这看到你,我来道个别。”

    “去哪?”

    “回家。”

    周哲点了点头,看着魏蓝,依旧是当初那副模样,只是还带着战胜后的疲惫。

    “不多休息两天?和其他人道个别?”

    魏蓝摇了摇头,然后笑了。

    “不了,否则怕我舍不得他们。”

    “和刘茂盛他们打过招呼了?”

    魏蓝点了点头。

    大仇得报,魔龙骑的荣耀也被守护,是该走了。

    这一天,仿佛是离别之日的开始。

    先是叶天一被凌霄阁接了回去,甚至,他还在昏迷当中,直到后来,周哲才知道,叶山城在山东道的军营,不知道是吃了什么,竟然暴毙而亡,叶天一即使再不想,也得回去继承山门。

    没过几日,叶子瑜和袁缘走了,带了几名天书里的孩子,要去开宗立派。

    方芳走了,竟然是和曾玲姗一起,走河西,去道乾坤门曾经的山门。

    临别时,杨觉还会心一笑,骂方芳不是个好东西,老牛吃嫩草云云。

    蓝田羽是个乐天派,看着众人纷纷离去,他也知道,再看下去心情会不好,在那一天,也带着妻儿和西域浪子们,回去了他的避风城。

    只有白山水,在龙城的废墟上徘徊了几日,毫不在意那些被压在龙城下的尸臭,念念有词。最后摇着头,道了一声可惜。

    “老白,你也要走么?”

    白山水摇摇头:“不知道,只是这个世界没有对手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

    白山水看着周哲,难得的露出了笑容:“兴许,千百年之后,还会有个星主出现。”

    “还会有个星主?”周哲下意识的一问,随后,他猜到了是什么意思。星主的那个灵魂种子,依旧还在。只是点了点头。

    白山水站在了千钧山上,迎着寒风,像往常一样,只是这一次道出的,是后会无期。

    直到后来,有人发现在山东道的最东边,多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据说,有强者自封于内。

    “那颗灵魂种子?”

    白山水都知道了,那肯定也有其他人会知道。周哲眼神一凝,立刻回城,去到了内卫衙门。

    内卫衙门里安安静静,却是一点也不像往常的热闹。周哲一怔,这才眯起眼,刚才他经过的一家新开张的商铺,老板赫然便是文虎,文豹兄弟。

    “迟长青。”

    周哲一声喊,划破了内卫衙门里的宁静,甚至因为空旷,还带着回音。

    走过熟悉的廊檐,到了大厅,这才看到,大厅那天窗下,火盆的位置,赫然是一袭黑衣的迟长青静静的坐在那,他的面前摆在桌案,摆着一壶酒,两个杯子,一张烙饼。

    “你听说了?”

    迟长青问了一句没来由的话,周哲却是点了点头。

    “灵魂种子未灭的事情,是你散播的?”

    迟长青点了点头,倒了两杯酒,一杯推给了周哲,一杯自己。

    “散布的不止这些,我告诉他们,最后那名灵尸和星主的尸身是我放走的。”

    “什么?”周哲睁大了眼睛,震惊当场。

    白山水却是端起了酒杯,在周哲面前的酒杯上轻轻碰了一下,随后一饮而尽,拿起了烙饼,边吃边说

    “你不喜欢吃烙饼,所以我只准备了一张。当年,我初入北原,就是一张烙饼救了我的命。”

    周哲无奈,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看着迟长青

    “你可以说了吧!”

    “我真的那么干了。”迟长青像是没有心理负担一般,轻轻松松的说了出来。

    “为什么?”周哲看着迟长青,做可以做,但是把这件事的罪过完完全全安在自己身上,要干什么?

    迟长青只是笑着又倒了一杯给周哲和自己,这才缓缓开口

    “因为这世界,需要一个敌人,需要一个让他们惧怕的敌人。否则你我之后,天下还是那大盛一般的天下,那我们这盘棋,还是输。”

    周哲默默的看着迟长青,没有再说话。因为他知道,迟长青说的不错,要想历史不开倒车,就是要有一个敌人,哪怕那只是假想敌。因为谁都知道,要对付一个星主一般的人物,靠权谋,靠那些用灵石灵液催出来的强者,是没有用的。这也是当初,他踟蹰的原因。

    迟长青则似乎很满足现在的状态,一杯一杯的喝酒,直到手中的烙饼全部吃下。

    只是片刻,瞿辉便出现在了门口。第一句便是

    “迟长青,你放走了那具灵尸和星主的肉身?”

    “是!”

    迟长青回答的义正言辞,但随即,脸色却难看起来,嘴角也流出了黑血。

    周哲眼神一凝,辛追更是立刻冲到桌边,拿起了酒壶,随后摇摇头,那酒壶里的酒,没有毒。

    迟长青用手荡开了周哲手中的凝血丸,笑了:“没用的,我自己的毒,无药可解。星主是我放的,我做了。怎么样?”

    瞿辉一抹自己的光头,懊恼:“军营里都炸开锅了,你怎么能?”瞿辉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迟长青那吐出的黑血也不再说话,而是呆呆的坐在地上。

    我做了,怎么样?

    周哲抱着迟长青,我又能怎么样?

    “你又何必?这事,我们可以慢慢商讨,商量的啊!你不当我是兄弟。”周哲的泪水犹如泉涌,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他的兄弟,这一次,要死了,就在他的怀里,做尽了该做的坏事,背尽了该背的所有黑锅,然后从容撒手人间。留下一个千古骂名,留下一个千古罪人的名声。

    迟长青艰难的伸出了手,是那枚黑色的灵魂圣戒,递给了周哲。

    “把我,葬在谭玉卿的身边。”

    周哲接过,只是那一下,迟长青的手便无力的落地,甚至,没有弹起灰尘。

    “兄弟,你这辈子。太苦了。”

    周哲抱着迟长青的手,迟迟没有放开,嚎啕大哭,整个大厅里都回响着周哲的哭嚎。

    直到大厅外,满脸怒色的刘茂盛进来,疑惑的杜霄进来,苗小萌,蒙格,林庭武。

    看着这一幕,脸色剩下的,是一个复杂的表情。

    是他们的兄弟,可如今,却放走了毕生之敌。最后,他从容的离开人世,带走了所有人的不忿。

    我做了,怎么样?

    一个无畏者,你能奈何?

    刘茂盛摘下了头盔,扯下了不少头发,最后离去。

    杜霄道了一声别,却是带着他最好的几个兄弟,按照当初的约定,离开了星城,回到了河南道,重建他的万华阁。

    苗小萌在周哲和辛追的催促下,带着风暴骑兵团余下的成员,去往各地,寻找他们开山立派之所。

    而蒙格和林庭武的恩怨,终究需要解决。

    “你砍了我,但我的族人,你要给他们一条生路。”

    蒙格真的是洗干净了等着林小二砍,而林小二,在这一刹那,却摇了摇头,世事看破不说,这就是林庭武。

    只是他摇头的一刹那,天空顿时雷云聚集,一连数到黑色的雷劫劈下。

    “呯!呯!呯!”

    周哲还在梦中,那宇宙雷云怎么会突然落下?应该没有人渡劫的。

    周哲辛追二人立刻冲向了雷云聚集的区域。

    却看到蒙格飞上了高天,挡住了所有天雷。人未落地,却已经成了飞灰,只剩下晴空万里暴躁的盘旋在雷云下恋恋不舍。而那些把蒙格视为神灵的半兽人,哭嚎着,看着这一幕。

    林庭武呆住了,他怔怔的看着半空,蒙格消失的地方。他能感觉到,那雷劫是冲着他而来的。他喃喃开口

    “怎么会?”

    而只有周哲明白,是怎么回事。

    林庭武的食言了,他当初发下的誓言,自他和宇宙大道融合便为真理,而他违背了。雷劫当然会来。

    最重要,星主的灵魂种子,真的没了。迟长青说了一个天大的慌,死了也不忘记诓骗全天下的人。否则有主之星怎么会诞生这样的雷劫?

    “蒙格他替你挡下的。”

    周哲拍了拍林庭武的肩膀。

    林庭武若有所思,最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慢慢离开。一步一晃,却是周哲看到,他正在从一个顶尖强者,变为一个普通人。

    “你以后想做什么?”

    “我想和哥你一起去地球看看,我和陈醉说好了。”

    这是林庭武早就和周哲说好的。

    半兽人离开了,按照之前的约定,龙泉关以北,尽归半兽人,龙泉关,则为巨龙栖息之地。

    周哲也离开了,带着辛追,带着林庭武和陈醉,在埋葬了王锐之后,把这个秘密永远留在了心底。

    直到有一天,周哲在篮球场,看到一个高冷的青年,起跳投篮,他才喃喃自语

    “王锐?还是迟长青。”

    《万灵弑神录》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书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书网!

    喜欢万灵弑神录请大家收藏:()万灵弑神录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