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送48体验金,免费送彩金500网站,下载app送36元彩金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5章 谋划

作者:瓦莉亚字数:2618更新时间:2020-06-30 18:11:40
    祁东不耐烦:“那些有什么用?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大呼叫!我难道不想尽快离婚吗?”

    “可是你答应了尽快离婚跟我结婚的。你要是再去打官司,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

    “那你想怎么样?”

    “你再去跟她谈么,她之前也了,只要车子和钱还了,不是会尽快跟你离婚的么?”

    “她是会尽快离婚,但是前提是,财产我不要。”

    “每人一半就行了啊!”

    “问题是她之前买了一块墓地,花了很多钱,你把车子和钱一还给她,就都被她还债了。现在我们就剩下这个房子,房产证还在她那。”

    “她就是计划好的!这女人心太黑了。”

    人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阮露露的思维模式和逻辑,跟祁家的几乎一模一样。

    “所以我能轻易离婚吗?”

    “你抢孩子吧?你去争取孩子的抚养权,这样房子应该就会跟着你走。”

    “你怎么知道?”

    “我听朋友过,孩子也是要分财产的,所以如果孩子跟着你,你不是就多一份财产?”

    “孩子还在哺(rǔ)期,你觉得可能跟我吗?再孩子如果跟我,你能带俩孩子吗?”

    “谁要带俩孩子?你把房子争到手,就把孩子还给她啊!”

    “你能想到人家想不到?傅佩佩今了,孩子肯定要跟她的。这房子我只能拿三分之一。”

    祁东妈着急了:“什么?东东,你这的什么意思?难道这房子也没有了?!”

    “很有可能。”

    “我去找她,我要骂死她,不,我要打死她,我看她敢回来住,我闹不死她!”

    义愤填膺的祁东妈话音刚落就有个声音插入进来:“你想闹死谁呢?”

    祁东抬头看到次卧门口倚着门站着个瘦高青年,一边耳朵包扎的想个似的,正盯着祁东妈看。

    旁边还站着一致金黄色的大狗。

    祁东妈一看那只狗,立即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坐到了沙发里侧。

    “你是谁?”祁东在家里发现了陌生人,警觉起来。!”

    “你个混蛋你干什么又出来?你滚回去!”

    “大妈,我有名字的。我叫赵雷,这客厅也有我的一半权利,我凭什么不能出来。你在对我出言不逊,我可要闹你了啊,(tào)用你的话,我闹不死你!”

    祁东一听这么不客气,气的赶紧站起(shēn),朝他走去:“你是谁,怎么住在我家,滚出去,现在马上!”

    “哎呦,真是什么妈什么儿子。你就是那个打坏了媳妇被抓住的男人吧?真是可怜。你这点暴力,用你媳妇(shēn)上可以,你用我这里试试?我不别的,就你敢打我,我可不像你媳妇那么留(qíng),还不告你,还撤销告诉,不去做鉴定。看见我耳朵没?正坏的很呢,你现在打我来,我就让你刚出来再进去!”

    几个饶话,赵雷完全听见了,他气不过才会跑出来闹腾。

    祁东一听他这么不客气,气的就要上拳头。

    赵雷正准备躲开,他其实也就是嘴巴上厉害,真要挨揍哪能不跑?

    突然就觉得奇怪,怎么祁东往后退呢?

    一低头,哦,原来这二货挡在跟前了。

    只见这金黄大狗龇牙咧嘴,做准备打架的状态,冲着祁东死死盯着,眼看就要蹦起来咬饶样子。

    祁东吓得只好往后退。

    赵雷乐了:“看见没,我可不是孤军奋战,我告诉你们,我家二货是我昨才买到手的,我基本上控制不了它,如果你们欺人太甚,他看不过去,想要替我报仇啥的,我可真拦不住啊,这是我铁哥们儿,但是我基本无法控制的,咬了你们我不负责啊!”

    这只狗实在个头不,祁东也觉得很有威胁,真打起来,估计肯定是被咬的份儿。

    “你到底是谁?”

    “我?你那个老妈没告诉你?还是你这(qíng)人没告诉你?我是这里的租客,我是花了钱住进来哦,这俩女人成想把我赶出去,我才不去呢,我自己的家我为啥要出去,你以为我是你媳妇那?打不过她俩就搬出去住。我现在式大病号,我还有合同,谁也别想动我!”

    完,赵雷得意洋洋回去睡觉了。

    留下祁东风中凌乱,这到底啥(qíng)况?

    他向自己妈妈和(qíng)人投去疑惑的眼神。

    祁东妈又先开口:“还不是那个傅佩佩搞的鬼!”

    “到底怎么回事?”

    “还是我来吧。干妈因为你被傅佩佩报警抓了,很生气,就跟她吵了几次,也去医院打过一次。那时候我们想去孩子(shēn)上取点东西,然后又被误会是偷孩子。她就去申请什么人(shēn)保护令,想把干妈和我赶出去。干妈肯定不同意啊,闹着要跳楼,警察也没办法,最后傅佩佩自己搬出去租房子住。”

    “然后?”

    “然后没两就搞了这么个奇葩进来,是傅佩佩租给她的。刚刚光顾着跟你话,没想到这个人。”

    阮露露刚完,次卧门开了,二货狗晃晃(dàng)(dàng)出来,在三个人目光中,伸出大嘴巴,在茶几上的水果盘里面一顿吃,然后叼着几块水果,回去了。

    速度很快,几个人没反应过来呢,狗就跑掉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最后祁东妈实在受不了:“啊!儿子你快想想办法,怎么办怎么办啊!”

    “傅佩佩哪里冒出来这么多道道?我怎么觉得她现在做事话都很绝(qíng)?到底是怎么了?根本不给人一点商量的余地,就好像什么都有计划一样!”

    “会不会是有野男人了?”

    “她那点社会关系,我都知道,根本不会有什么野男人。她那人,你难道还不了解?固执的要命。不离婚是绝对不会再找的。”

    “你怎么那么相信她?你没离婚还不是找我了。”阮露露一听他为傅佩佩话就生气。

    “我跟她不一样,我这人花心我自己知道。傅佩佩不是那样的人。”

    现在就算傅佩佩是那样的人,他也没资格吃醋了,哪怕傅佩佩真的出轨,俩人半斤八两,谁还能谁?

    何况傅佩佩压根就不可能有那回事的。

    “那你以后跟我结婚还想花心?”

    “你扯那里去了……”

    本来是商量要怎么对付傅佩佩,最后扯的远了。几个人顾不上惩罚狗什么的,就商量怎么能对付傅佩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