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自助体验金8一88元,最新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下载app送36元彩金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3章: 起了杀心

作者:敲罗打节字数:2523更新时间:2020-06-30 18:09:27
    楚辞对水一直有着本能的恐惧。

    突然被拽入水里,楚辞根本就没有了来得及作出反应,水立马从鼻孔嘴里耳里灌进来,下意识的在水里挣扎,腿一直被一股力量拽着。

    阮瑜林看着在水里挣扎的楚辞,眼底划过一抹冰冷,像是魔怔了,一直都没有松手,紧紧地抓着楚辞的脚。

    只要楚辞溺在水里几分钟,就有可能死亡。

    一秒,两秒,三秒……

    楚辞挣扎的愈是厉害。

    阮瑜林忽然感觉附近有人,锐利的目光立马看过去,没有看见人,倒是看到一只黑猫窜出去。

    阮瑜林定了定神,才松开楚辞,从水里站了起来,将湿漉漉的头发往后一抹,笑看着剧烈咳嗽的楚辞。

    “小辞,你怎么这么胆小,看把你吓得。”

    楚辞嘴里喝了很多水,咳了很久才把水都咳出来。

    水顺着头发滑过眼睛,鼻梁,她几乎闭着眼睛,没法睁开,也就没有看到从阮瑜林眼底划过的异样光芒。

    楚辞抹了一把脸,心有余悸地坐在水边上,睁开眼看着水里的阮瑜林:“姐,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对水还是很害怕。”

    她刚才感觉到了死神的来临。

    “对不起,姐跟你开玩笑的。”阮瑜林道歉:“没吓着吧。”

    楚辞摇头:“姐,天冷,你身体不好,还是上来吧。”

    “你不觉得水里更自由吗?”阮瑜林一头扎进水里,像鱼儿一样欢快地游。

    楚辞坐在一边看着,楠书端着药进来:“没有打扰你们姐妹俩谈心吧。”

    阮瑜林游到楚辞身边,扶着栏杆站起来,因为生病,阮瑜林瘦了很多,这段时间却逐渐养了些回来,好身材一览无遗,惹人垂涎。

    “今天的药不是喝过了吗?”阮瑜林拿起一旁的浴巾随手披在身上。

    “这药有着固本培元的功效,你的身子底子弱,喝这个有好处。”楠书双手交叠在身前,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病人应该听医生的话。”

    “好吧。”阮瑜林闻了一下,喝了一小口:“好臭,好苦。”

    楠书笑笑:“良药都会很难下咽。”

    楚辞也说:“姐,快喝吧,良药苦口。”

    阮瑜林捏着鼻子,一口气喝完了,差点没吐出来。

    “楠书,你下次能不能别熬这么重口味的药,你医术这么高,配点能喝的药不行吗。”

    “下次我尽量。”楠书笑着看向楚辞,戏谑道:“你姐姐现在脾气越来越大了,也不知道以后哪个男人要遭殃。”

    “楠书。”阮瑜林瞪了楠书一眼。

    楚辞轻笑:“姐姐可只在楠书先生这里脾气不好。”

    楠书笑了笑:“小辞,你身上湿透了,赶紧去把衣服换了,我去给你煮碗姜汤,喝了驱驱寒。”

    “好。”楚辞识趣:“姐,楠书,你们聊。”

    楚辞离开,阮瑜林看向楠书:“你对小辞很好,听说你们合伙开的美容院也要开业了,对金钱虚名毫不在意的楠书竟然做起了生意,你这是对赚钱感兴趣呢,还是对我妹妹感兴趣。”

    “小辞是个心善的丫头,哪怕她吃了再多的苦,受了再多的罪,依然能开朗乐观向上。”楠书敛了脸上的笑,目光望着楚辞离开的方向,神情严肃:“我只希望她能一直开心的活下去。”

    “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楠书你还会怜香惜玉。”阮瑜林语气里带着几分讽刺:“你趁早熄了心思,别落得跟左允棠一个下场。”

    “瑜林。”楠书突然喊了一声,郑重其事地说:“小辞是你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任何事都抵不过骨肉亲情。”

    听出楠书话里有话,阮瑜林脸色一冷:“小辞是我的妹妹,我们姐妹情深,用不着你来担心,还有,小夜的事,你也别插手,我是他亲姨,难道还能害他。”

    “你心里有数就行。”楠书也不再多说:“那个孩子已经出院了,这次高烧后,身子底子弱了不少,那对夫妇眼里只有钱,把小夜当成敛财的工具,对小夜没有真心,我希望你把孩子尽早接回来。”

    见阮瑜林无动于衷,楠书摇摇头离开了。

    楚辞回到阮家洗了个澡,喝了楠书送来的姜汤,迷迷糊糊就睡了。

    一觉到天亮。

    今天周五,也是西方情人节,楚辞一进公司,就看见不少员工桌上摆着有鲜花巧克力。

    说起情人节,楚辞还真从来没有过过一个像样的情人节。

    唐擎不是个浪漫的人,东西确实送了不少,却是让她自己去买,或者让别的秘书买了给她。

    走到办公室门口,秘书来说:“阮总,今早有人送一大束玫瑰花到你办公室,应该有九百九十九朵。”

    “玫瑰花?送我?”楚辞很讶异:“谁这么俗气?”

    关键她现在成天扮成男人,收到玫瑰花,是不是有点不好?

    楚辞推开门,想忽略摆在中间的那一大束玫瑰花都不可能。

    还真是九百九十九朵红玫瑰。

    “谁签收的?”楚辞将包放下,走到玫瑰花前,里面放着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着“ my love”。

    真是俗气到爆。

    而做这么俗气事的竟然是唐擎。

    她认得他的笔迹。

    更别说卡片下面还写着一行小字:晚上八点,红玫瑰餐厅,不见不散,擎。

    拿玫瑰花砸人,可不是唐擎的风格,依照他的性格,应该直接拿一堆毛爷爷砸人才对。

    楚辞盯着卡片出神,哪怕是钢筋水泥做的女人,或者是泡在柴米油盐中的女人,都抵挡不了鲜花的浪漫。

    秘书观察着楚辞的神色,小心翼翼地说:“阮总,要不我让人把花清理了?”

    楚辞回过神来:“不用了,忙你的去吧。”

    “是。”

    秘书出去后,楚辞就坐在椅子上欣赏着玫瑰花,耳边响起的全是那晚唐擎来找她时说过的话。

    “唐擎,你这次是认真的吗?”

    楚辞低声喃喃自语。

    搁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打断楚辞的思绪。

    电话是林琳的,可接通后,那边说话的人却是医生。

    “你是林琳的家属吗,来一趟医院吧,她昨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